知网低买高卖模式惹争议 专家认为涉嫌滥用市场优势地

时间:2019-03-03         浏览次数

  该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每年6期,每期近20篇原创文章打算,每篇稿件稿酬仅25元,千字不足3元。

  知网使用费涨价的起因是什么?目前有多少高校已经停止与知网合作?对于这些疑难,记者同样不等到中国知网官方的回答。

  业内人士表露,这可能与知网通过配合收录文章的方式有关:购买期刊版权+高校论文受权,而在与知网的协作协定中,期刊方、高校方并不取得平等地位。

  涉嫌以不公平便宜购买

  但丁茂中同时提醒:“相较硕士论文、博士论文的价值而言,知网的稿酬标准是非常低的,如果从滥用市场安排地位的角度来看,知网应该有很大嫌疑。”

  黄武双举例说,研究生在毕业时更关心是否顺利毕业,而不会计较稿酬多少问题,很多研讨生毕业论文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顺带签署授权声明,这背地必定是知网与高校谈判的请求。

  此前,某主流媒体版权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吐露,很早以前,知网曾经以几千元的价格买走了该报社几年的版权。

  与此比较,动辄数万字甚至十多少万字的博士论文,每千字稿费不足10元。当然,这还不算啥。

  与此同时,中国知网也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该通告表明:学位论文出版后,杂志社向被录用论文作者支付稿酬,稿酬支付标准如下:博士论文著作权人一次性获得价值400元人民币的“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和100元公民币的现金稿酬;硕士论文著述权人一次性失掉价值300元国民币的“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浏览卡”跟60元人民币现金稿酬。

  《法制日报》记者在其官网上的版权申明跟稿件支付一栏中找到《对向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领取学位论文稿酬的通告》。

  媒体报道称:2014年知网对云南大学的报价从原来的40万元涨到70万元,涨幅超过70%。

  丁茂中阐明说,几乎所有的期刊在版权转让协议中都有以下类似的条款,“我刊已编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及中国知网,作者著述权使用费与本刊稿酬一次性给付。作者如不同意上述约定,请书面声名,以便我刊作出适当处理。”

  而对学术论文而言,知网大多已与学位授予单位达成配合协议,而学位授予单位在博士论文和硕士论文的公示方面都有相应的授权恳求及声明,因此,知网的上述稿酬标准也难言遵法。

  因为知网的适度涨价,已有很多高校都呈现过停用知网又再次重启的情形。

  丁茂中告诉记者,要认定知网构成以不公正的廉价购买商品,还需要从以下几点判断:首先,知网在相关市场上是否存在部署地位;其次,知网的购买价格是否属于低价范畴;再者,知网的做法是否缺乏公平性。这些都须要更多的事实和数据来支撑。

  这样的版权支付标准是否普遍存在,记者多少经周折联系了中国知网,并留下电话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答复。

  毛利率超过50%,这让始终以国家基础数据库自居的中国知网争议一直。知网为何失掉如斯高的毛利率?它的商业模式是否滥用了市场上风地位?对此,《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了业内专家。

  黄武双坦言,知网恰是应用了其在数据库市场上的优势地位,在知网面前,高校没有任何议价的才能,因而一定会出现使用费即使攀涨,高校不得不续约的田地。

  专家说,恰当处置往往就是不做处理,不授权象征着无奈发表文章。所以作者往往都会同意期刊社的版权授权条款。

  知网的低价购买策略为何在当下能行得通?高校为何会任其宰割?

  记者留心到,2014年11月1日起正式实行的《应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规定,原创作品应按每千字80?300元尺度支付。

  “知网涉嫌滥用市场安排地位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丁茂中说明说,在文献数据库这个市场上,以知网的市场份额及其对这些资源的获取和掌控才干,以及各大高校正知网的依靠水平来断定,知网显然具备支配地位;从知网的经营成本断定,连续涨价之后的知网使用费是相比高的。此外,知网目前对高校的收费不太公道,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常识的传播,背离了CNKI工程的宗旨。

  海内某有名双月刊杂志社负责人告诉记者,该社每三年一次与知网签订非排他使用的版权协议,每年的版权使用费不足3000元。

  “低买”,中国知网的稿费究竟有多低?

  2019年,对中国知网来说风波始终。

  媒体披露称,2018年1月1日至6月30日主营业务收入就到达了5个亿,毛利率为58.8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6057万余元。

  “中国知网是何物”的发问,揭开翟天临学术不端的黑幕。

  即便是国内一流高校北大同样未能幸免,曾面临断网风波。

  滥用市场优势任性涨价

  2016年,北大图书馆也曾一度发表声明称:“咱们仍在与同方知网(北京)技能有限公司进行会谈,努力坚持争取到合理的条件,不向商家过分的涨价举动轻易妥协。”

  与高企利润对应的是,各高校运用费的连年攀升。

  那么,中国知网的稿酬标准是否合法?对此,上海政法学院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丁茂中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由于期刊杂志社与知网就相干文章的交易价钱作了商定,除非违反其余法律或者行政法规,否则应当遵照当事人意思自治准则。

原标题:知网低买高卖模式惹争议 专家认为涉嫌滥用市场优势地位

  为何浮现停用后再启情况,黄武双告诉记者,知网使用费的适度上涨,受经费等影响,高校不愿轻易让步,但断网之后,在现有的考评体系,根本绕不开知网,因此会交费重启。

  中国常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黄武双告诉记者,知网这样的稿酬模式实际上是涉嫌利用地位不对等实现的:比喻知网借用与期刊社甚至高校之间的不对等地位施加影响,通过利用期刊社与作者之间的不对等地位,获得作者的授权;通过利用高校与研究生之间的不对等地位,获得研究生的授权,这也导致良多作者不得不签版权授权书。

  巧用多方过错等地位

  据报道,中国知网收录的文章,大部分来自其购置了版权的期刊。

  媒体暴露称,中国知网的母公司“同方股份”2018年的半年报显示:2018年1月1日至6月30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达到5亿元,毛利率为58.8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超过6000万元。

(责编:杨曦、赵爽)

  对于作者而言,同样如此。“期刊社与作者之间相似的错误等位置更加显明。”黄武双告知记者,很难说,知网不是利用了这样的不同等。